习近平视察两周年 北京迎四大变化

钢铁工人的“去产能”之路:能拿3000元不错了|招聘会|招聘

原标题:京城医院号贩子自称“看病中介” 称社会应该感谢

参考消息网1月28日报道女孩怒斥号贩子视频在网上发酵后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回应称将严厉打击号贩子。一名号贩子表示,社会应该感谢他们,他们没有加剧看病难,而是指出了看病难的解决方向。

香港《南华早报》网站1月28日援引新华网的报道称,继北京卫计委和国家卫计委回应此事后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7日表示,不法人员的倒号行为,严重损害了患者利益,严重扰乱了正常医疗秩序,必须坚决严厉打击。

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还称,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等医院要引以为戒,进一步加强挂号管理和安全管理,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等部门坚决打击“黄牛倒号”行为,发现问题一律严肃处理,绝不姑息。各中医医院也要进一步加强管理、改进服务,实施好便民服务各项措施,方便群众就医。

27日,内地媒体记者在号贩子王超(化名)处,买到了一个事发广安门医院300元(人民币,下同)的专家号,这个专家号在医院挂号处只需要14元。

王超认为,社会应该感谢号贩子,他引用经济学家王福重的说法称,“号贩子是侮辱人的称呼,还是叫看病中介好。尽管名声不佳,但他们缓解而不是加剧了看病难,并且指出了看病难的解决方向”。

王超表示,这个观点在他们的圈子中很受认可,建议记者好好看看王福重的文章《全社会都该感谢号贩子》。

王福重的这篇文章称,号贩子做的,是正常生意,“他们让那些真正需要看专家的患者,看上了专家号,让那些不那么急迫的,不需要看专家的,不看专家,专家号实现了其存在的目的。善莫大焉。”

王福重还认为,解决挂号难,就是要提高挂号费,只要价格提高到一定程度,就能让供求相当,“如果病不是那么急,那么重,完全可以在你的家乡医院,在小医院解决。如果亲人的病真的那么急,那么重,为了救命,还在乎4500块钱?”

另外,《北京青年报》采访到事件目击者吴林(化名),称视频中的怒斥号贩子的白衣女孩曾经与号贩子有过冲突。

吴林说,女孩18号晚上就开始排这个专家号,当时排在第二个,前面站着的是大姐,但晚上9点多,来了一个男号贩子,站到了大姐前面,女孩气不过就指责了号贩子,号贩子说“信不信我抽你”,女孩就想拿起手机拍照,结果被号贩子抢去摔在了地上。

吴林称,正因为此事,女孩19日才会那么生气地指责号贩子。

对于女孩遭到号贩子电话威胁一事,吴林说,女孩称自己只在填写医院就诊卡和19日报警时留了联系方式,不知道自己的电话怎么流出去的。广安门中医院宣传科目前还未作出回复。

号贩子不仅惹怒患者,也让医生觉得头疼。 《北京晚报》引述一名医院专家称,一次出诊碰到一个60多岁的老者,老人跪下来请求她加号,看到老人年纪大就加了号。但这老人是个号贩子,转手就把这个号卖了3000元。

相关报道

王福重:感谢号贩子

媒体不时有这样的新闻:某某医院抓了几个号贩子,周围群众无不拍手称快云云。

人们痛恨号贩子,觉得哄抬挂号费,增加了看病难。不过,这都是误会。

号贩子的兴趣,基本是三甲医院的专家号。怎么挂到专家号?

一是排队。

有的医院,前一天下午就要排。但能不能挂上,要看排的位置。可能几天也挂不上,这只能怪自己排的太靠后。

人们蜂拥到大医院,除了医生水平高,还有挂号费低(高低是相对的,低的意思是,在这个价格下,需求量远大于供给量)的因素。成为专家,要读到博士,起码从医十几年。而一个号,也就是几块、十几块,特需号,也不过几十到三四百块而已。价格低刺激需求,也就是排大队。同时抑制供给,即专家的积极性。累得要死,一天挣几十块钱,对得起自己的学问吗(北京建筑工地搬砖的小工,一天也挣三四百块呢)?

挂号费是卫生行政部门定的,有人说,是好心,可有句名言是:常常使人间变成地狱的东西,恰恰是人们试图使其变成天堂。卫生行政部门,正是号贩子的衣食父母。

低价让医生吃亏,助长了公众占便宜的意识,而且认为就该低。可将心比心,当你抱怨工资低的时候,为什么不想医生也是靠看病养家糊口的!

另一种,就是求助号贩子。

谁找号贩子?比如排队机会成本高的(大老板),身体不好不能长时间排队的(老人),以及突发急症必须看专家的,这些人对价格不敏感。好比飞机起飞前,机票没有折扣。

号贩子要价高,也是成本风险高的反映。成本包括自己排队、雇人排队、贿赂有关人员(比如医院内部人士和保安等等)。风险就是被抓、罚款,以及卖不出去等等。注意,跟直觉不一样,号贩子不能漫天要价,如果价格高于买者对其主观评价(号贩子的一个必备技能是识别判断交易对象的偏好,进行差别定价,即价格歧视),号就得砸手里。

说实话,号贩子做的是正常生意,我们大家都是某种程度的号贩子:低买高卖,赚取差价。比如炒股票、摆摊、卖菜、把海南的香蕉倒到北京等等。

有人愤怒医院人士、保安和号贩子勾结。但这并非问题所在,症结在于定价低,高价转售也有人要,不然,勾结有什么意思?

而票贩子的作用,就是显示专家号的稀缺程度,也就是真实价格。他们让那些真正需要找专家的,看上了专家,同时让(至少部分)不那么急迫的,不需要看专家的,没看专家。这样,专家号实现了其本来目的。

坦白说,号贩子帮了所有人。

富人,不愿排队,号贩子可以满足他们的愿望。注意,人们拼命挣钱,就是为了享受更好的商品和服务,对不对?有钱人,多花点钱,看专家,无可厚非。

中产阶级,一般是没时间精力去排队的,号贩子,可以满足他们的愿望。提醒一下,那些有时间提前排队的人,根本上说,是排队成本低。但是,他们对必须坚守岗位(中产阶级为主),不能长时间排队的人,造成了损害。排队制度,也是有歧视的。

低收入者呢?如果没有号贩子,富人和中产阶层,就雇人排队,而且很可能包揽前几名,低收入者未必是他们的对手。因此,号贩子没有恶化排队者的处境。另外,低收入者也可能因为不能排队或者排也无济于事,需要专家,这时候,号贩子也能帮忙。注意,与号贩子交易的,也有穷人。

看到号贩子就生气的人,是自找的。或者说,他们需求没有那么强烈;如果病真的那么重,为了救命,还在乎几百还是几千块钱?

怎么才能让专家号到达需要人的手里?只有一个办法:提高挂号费(或者让价格浮动)!

只要提高到一定程度,就能供求相当,看病的人数和专家号数量相等。这时候,号贩子就会消失(道理是:物品的需求量,是由平均价格决定的。无论有没有号贩子,这个铁律都成立。在有号贩子的情况下,是高低价格的加权平均决定)。专家可增加收入。

如果不提高挂号费,那就应允许号贩子存在,即使打击,也只能收一时之功。

号贩子,很难听,还是叫医疗中介好,跟房地产中介一样。他们在现行低价格制度下,缓解而不是加剧了看病难,帮了大家,呃,纠正一下,除了那些医生专家(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生有仇乎?)

除了医生,其他人都该感谢号贩子。

钢铁工人的“去产能”之路:能拿3000元不错了|招聘会|招聘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